糯米包🍥

谢谢每一位喜欢我写的文的人!

【轰出/第三十八天】白色。

*各位好又是我来拉低水平了QAQ

*给活动打一层高亮!

*文笔很菜很菜很菜很菜……不过如果看了还喜欢的话……求个小心心和小蓝手?

*链接在评论区!如果都不介意,那就祝使用愉快啦!

这里也放一下?↓

https://shimo.im/docs/TEcPdBDKBCYNq0VS

【胜出】

·å¿½ç„¶æ›´æ–°ï¼

·emmmm文笔很菜……不介意的话……
食用鱼块哦!!

·å°ç”·å­©ï¼ï¼è¶…级好!!!



“明明只有你而已,”绿谷发狠的掐着自己的腿部肌肉,他跪在地上,低着头,眼睛里积蓄的眼泪快要溢出眼眶。


“明明只有你而已。”绿谷倔强的不想让眼泪掉出来,他尝试抬头,可一抬头,正对着他的手术室上,红色的灯真的好刺眼“小胜……”

绿谷的手太过用力,被掐的地方就已经出了血,他没有察觉,因为眼泪已经吧嗒吧嗒的掉了下去。

多少个小时了?绿谷不清楚,从得知爆豪中了威力巨大的个性以后他觉得时间……好像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竭尽全力跑到医院,可绿谷还是没能看到英雄爆杀王一眼。

哪怕是一眼。

绿谷神情恍惚,已经跪太久了,刚开始跪的时候膝盖骨就好像被千万只蚂蚁啃噬,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感觉,他似乎抬起了头。


他看着那个紧闭的手术室的门。

他记得那年夏天他们才刚刚靠近,因为他们打了一架。

绿谷记得自己是输了的,他的成长很快,但毕竟没有沉淀过。

他被爆豪猜的一清二楚,虽然绿谷不清楚自己的幼驯染是不是瞎猫撞耗子,不过也已经撞准了。

“喂——”绿谷记得爆豪的表情还是那么狰狞,他直直的俯冲下来冲着绿谷吼“废久!!你喜欢我!”

这一句话就好比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的心炸开了,比爆杀王的必杀技威力还大。

不然为什么绿谷的脸,已经红透了呢?

后来因为绿谷出久他们两个又兜兜转转了很久很久,绿谷用尽他的办法拖延时间,但又很诚实的跟着爆豪去了很多地方。

他们一起在凌晨忍着疲乏爬起来,一起去山顶看日出,路途不算遥远,也不算困难,他看着爆豪鸽子血一样的眼睛被日出柔软的阳光覆盖上。

爆豪没有看绿谷,他迎着清晨的风,对着日出,表情一如既往的颜艺。


绿谷听到爆豪胜己喊“绿谷出久——”

于是没有了下文,因为爆豪转过身抱住了已然呆滞的绿谷。

然后吻住了他。

然后他们以情侣的身份又去过很多地方,有时间就腻歪在一起。

他们去过曾经一起抓独角仙的森林,也去过海角山崖那边看坚强盛开的紫色小花。

绿谷记得当时的爆豪胜己一脸不耐烦,下手去碰那脆弱花瓣的时候却很温柔。

然后绿谷笑了,说“小胜其实真的很温柔呢!”

当天晚上绿谷就知道这个人并不能用一般的温柔来描述——在床上凶悍的简直就是一只野兽。

仿佛欲求不满,把仿佛去掉。

那么温柔的小胜……还能不能,

能不能回来呢?

泪水模糊了视线,医院里其他颜色的光在他的眼里混在一起。

红色还是那么的刺目。

绿谷狠狠的擦了自己的眼泪,再抬头他愣住了。

灯终于不再是红色了。

医生急匆匆的泡出来喊绿谷出久,不停的和他抱歉。

那是一个很少女的个性,会让人沉迷在自己最甜的一段回忆里。

绿谷出久的回忆对上了爆豪胜己所有的梦,所以爆豪胜己醒了。

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做出胜负,所以爆豪胜己醒了,醒来的时候看到一群医生看怪物似的看着他。

伤其实没有想象的重,只是大多数人对现在都有遗憾,想沉溺在过去。

可对于爆杀王来说,废久,deuk,绿谷出久,每一个都一样重要。重要的东西值得纪念,现在得到的东西也不会放手。

其实爆豪胜己那时候确实是猜的,那一句“废久。你喜欢我。”

爆豪胜己喜欢绿谷出久却不是猜的,爆杀王很清楚,他记得当初那个小孩子是怎样看着一个被自己扔在身后弃之不顾,甚至还要受他欺负的小可怜一点一点爬上来。

坚强与执着,爆豪胜己都有,但他喜欢绿谷看他的时候那一绿色眼睛里的星星。

就好像包括了他世界的一半。

“喂,废久。”绿谷的腿已经被处理好,打上了厚厚的绷带,还被医生数落了一顿,低着头坐在爆豪胜己的病床边。


“谢谢你。”爆豪不是会说这句话的人,于是他用他的话说了另一句。

“回家吧。”




—End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一篇文大多数都是我忽然间很想看到的画面。
虽然觉得不可能【笑】


不过写出来我也很满足了……如果会画画的话我一定会画下来的吧!


谢谢你看这一篇文!

【轰出】瞻仰「中」


·æˆ‘……我也不晓得是啥paro


·ç¤¾æè½°×合唱团久




不介意小学生文笔的话……食用鱼块!!






「轰君。」那声音又喊了一次,轰不确认是谁的声音,距离好像有点远。



他试图去追,然后梦醒了……他又从被褥的地盘上滚了出去。

「啊……地板真凉啊……」轰揉揉自己已经睡乱的头发,因为一夜的好梦精神看上去比昨天好了不少。





轰不太清楚现在多少点,刚睡醒的他觉得应该不会太晚,洗漱完才发现自己十一点了。


错过了绿谷的声音,这让轰很奇怪开始的心情低落。


「轰君在吗?」是绿谷的声音。

而且在一楼,


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间很高兴,就好像刚刚发现自己错过了绿谷领唱的时候,那一点微妙的不高兴一样奇怪。

不可控的感觉简直莫名其妙,轰想是这么想,其实衣服都没换就已经有点着急的下了楼。



「啊,」轰现在窗口,看到那一团显得有点着急,一直动来动去的绿色脑袋,「是绿谷啊。」


原来是绿谷在喊自己。


轰第一次,他第一次有了想推开窗的冲动。




「你不配得到温暖。」

轰收回了手。




“绿谷。”他听到外面又在努力的大声喊自己的名字。

轰想要回应绿谷。



那应该怎么回应呢。

轰不知道,他只能够平淡的,将这个对他而言很特殊的名字念出来。



“绿谷。”




“诶!?轰君你在啊……呼吓死我啦,还以为怎么了,是睡过头了吗?……啊!等会轰君,我不是什么……我只是觉得你人很好又不出门……我怕你忽然不见……”




为什么那么关心我?轰觉得绿谷是一个很奇怪的人——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天,不是吗?而且他应该……绿谷他应该不像自己一样觉得对方很特殊才对。




因为绿谷是温暖的。





“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些。”轰想不通,于是他不会绿谷发问了。



为什么?绿谷愣住了。



为什么……


“因为轰君很温柔啊,而且……而且轰君不是坏人不是吗,轰君很安静,不怎么说话却可以让人很安心……而且轰君喜欢听歌……我觉得你很温暖啊。”

绿谷觉得他很温暖。



“轰君是一个很好的人呢!”轰听到绿谷这么说,却没由来的感到气急。



「他怎么就这么容易相信人?」

“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。”轰听到自己沉下声音对着窗外说。


“……啊……轰君是生气了吗?是我有点自以为是啦——可是我认识的轰君就是轰君啊……”绿谷很认真的,对着窗户那一边看起来半红半白的头发解释。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轰其实没怎么理解绿谷的话,觉得很难懂。

「轰君就是轰君啊。」


意思是,我就是我?轰皱了皱眉头,他觉得窗外的人好像理解错了什么。

他打算把这句话留到后面问意思,他想解释一下自己想表达的意思。




“我没有生气,”轰尝试说的大声一点,希望墙外可以听的更清楚“我只是想,我没有绿谷说的那么好。”



绿谷觉得轰是在逃避什么“轰君,你是怎么了吗。”为什么声音在抖呢?



为什么声音在抖。




轰不知道自己声音在抖——他在害怕,虽然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害怕。
他不希望这个,才和他认识可能还没满一天,说“轰君就是轰君”,说“轰君很温柔啊”的人离开自己。



轰已经忘记了怎么去面对黑暗。




“绿谷。”轰这次先开口“你会在意疤吗。”



“会吧,”绿谷听到轰很轻的回答了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


疤?




绿谷很急,他想要打开那扇窗。


他真的伸出了手,其实窗没有锁——只不过它是外拉的,也没有人会碰这窗户。




窗开了。





“……轰君对不起!!希望你不要那么快生气!其实哦,其实……”

绿谷正对上那一双异色的眼睛。



绿谷是怎么说的来着?



哦对——他笑了,用手撑着窗户,背对着外面没有任何阻隔的阳光,笑的很温柔“这不是很好看吗,轰君——一点也不丑哦。”



那一道疤,在左眼,看上去已经很旧,一定已经存在了很久。


轰君……肯定很疼吧……





“眼睛……很疼吧……”



轰忽然间瞪大了眼睛,他几乎要喘不过气——那一扇窗开了。



如此污秽不堪的自己……被绿谷看到了。



轰几乎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,眼睛里的慌乱吓得绿谷猛的后退。




“……怎…怎么了轰君?”




窗被用力关上了。





天阴了,天边那一大朵灰色的云被吹了过来,它遮住了阳光。




轰急急忙忙的把窗锁上,他似乎听不到外面的声音。

他在墙里一边又一边的念着对不起,他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听得到。




绿谷出久当然听得到,他在走之前把一片还很新鲜的花瓣塞进了窗的缝隙里。




要下雨了。



轰努力平静下来,他听得到下雨了,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让他很害怕。



「绿谷……绿谷……」




轰又掏出了那本笔记本,他的手差点抓不住笔。
他有点想下楼看看那一扇窗。


轰冬美还在楼下收拾餐具。


“焦冻,”轰冬美叫住了他“今天你是开窗了吗?那边窗边有一片花瓣。”



是红色的。



轰捏着那一片花瓣,差点将脆弱的花瓣碾碎——他神情恍惚的又回了楼上。



「绿谷塞了一片花瓣。」

「绿谷说“轰君就是轰君。”」

「绿谷说“这不是很好看吗。”」

「绿谷说……说……绿谷说,下雨了。」

「绿谷真的很可爱,头发看起来很软,脸有点……肥?看起来手感很好——好像还有雀斑,眼睛很大,真的有星星。」轰记得他那时候没有休注意阳光,他看到了,绿色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。




“绿谷……”温暖的梦消失了,眷恋温柔的人连抱住自己的力气都已经丧失。


雨还在下,隔壁绿谷的小房子还亮着灯,绿谷记得。


「轰真的长得很好看。」

「但是很害怕外面。」

「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……」



雨还在下,绿谷看了看手里的日记本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纸,认真的在上面写字。


绿谷在窗口的晴天娃娃左眼画了个圈圈,还涂上了颜色——「轰君,希望明天可以天晴」


「好梦哦。」绿谷握着那一只晴天娃娃

「晚安。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简直不晓得自己在写啥……疯了「躺下」

www,看到这里人哇,谢谢你们不嫌弃我小学生文笔QAQ!!!


【胜出】第十九天-教

·å¯¹ä¸èµ·ï¼ï¼ï¼æˆ‘拉低了整体水平……

·æœ‰æœ‰æœ‰æœ‰å¼ºè¿«ï¼ï¼ï¼QAQ

·å¦‚果不介意我新手上路的话……

食用鱼块哦!!!链接↓

https://shimo.im/docs/vyzaVbanLTQ1hXoN

评论也有链接哦!!

【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QAQ啊啊啊啊啊啊!!】

【轰出】瞻仰「上」

【轰出】瞻仰「上」

·â€¦â€¦æˆ‘也不晓得啥paro……

·ç¤¾æè½°×合唱团领唱久

·æ˜¯è½°å‡ºå“¦ï¼ï¼ã€Œè€Œä¸”文笔巨垃圾了」

·ä¼šæœ‰è™«www,如果不介意的画

食用鱼块!!!







——
·








轰,住在镇子上最大一间别墅里的年轻人——虽然也有人说他是年事已高,不方便出门。

其实他确实很年轻,才22岁,正值壮年,露出的皮肤都显得有点病态的白,微微合上的眼睛毫无光彩。

就好像不存在这个活人的世界里一样。



「真的好冷啊……明明待在那个看起来很亮的角落。」

「外面会暖和一些吗?」

他微微动了动头,看向窗外。


窗户的玻璃是磨砂玻璃,一切都看不太真切,但看得到——看得到一点绿色,生机勃勃的绿色。

和轰完全相反的颜色。


不再往外看,轰闭上眼睛。



「……今天的合唱团不来了吗?」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,但他很喜欢听隔壁的孩子们唱歌。

也可能不是孩子们?因为里面总会有一道清亮悦耳的声音带头唱。

是青年的声音。轰不清楚自己可不可以唱出那样的美妙音律,也没打算去弄明白。

自己不可以打破这样的安静,他又闭上眼睛等。


今天似乎没有那个青年?轰睁开眼睛,又望了窗外一眼。

「啊……」他听到墙外有人低语「唔……感觉这户人家都不怎么开门呢。」




「是那个唱歌的人?」轰没有站起来,但是觉得可能那一面墙是暖的。

可他不敢去碰。



他记得逝去的母亲说——说……

说他不配得到温暖。



轰伸手捂住他的左眼……那一直被他刻意留长的头发盖住,藏不住的,轰咳嗽了几声,藏不住的,这丑陋的伤疤……还有自己。

他的灵魂已经污秽不堪,他不敢暴露在没有玻璃遮挡的阳光下。


他害怕用自己这张脸示人。


“诶?!”他听到的声音似乎已经迟缓了几秒钟“里面有人吗?是怎么了??您没事吧?”


“……”轰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选择了沉默。

“啊!怎么不答应啊……您没事吗?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

“……”轰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,最后他尝试着,问了一句他最关心的“你……今天没有唱歌?”



“啊……原来您听过我唱歌?”外面的声音显得有点不好意思“其实是小胜啦……嗯,我的幼驯染,和他打架了……怕小朋友担心就没有过去上课……”


墙外的人忽然发现自己说的好像太多了,他急急忙忙的似乎想解释什么。

不过轰很清楚的听到“您是一位很温柔的人呢!谢谢你关心我的小事,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!”

帮助我?轰想了想,觉得自己没什么需要帮助的。

于是他这次没有什么犹豫的开口“可以唱歌。”



窗外的人很明显的愣住了,然后轰听到了隐忍的笑意。

这笑声靠的很近,轰感到好奇“为什么笑。”


“因为先生您很温柔。”温柔的很可爱。

温柔?轰想了想自己的脸——他觉得他一定不会露出自己这张脸,也绝对不会让他看到自己的脸。

他还没来得及想完——他就听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次歌声。

就好像群居的飞鸟展翅飞起,低垂至海平面用脚蹼划过水面,它们的叫声来自很远的地方——而这比那更自然清脆的声音仅仅一墙之隔。

听的无比真切,就好像一场梦。



一曲终了。



“……”轰不知道能说什么。


大概是要说谢谢?轰终于又往窗口看了一眼,他看到了绿色——代表生命的绿色,生机勃勃。

可那个绿色的……球体会动。

“谢谢。”轰很认真的对窗外说“很好听。”

“诶?!”那绿色的球体好像晃动了一下,应该就是那个青年的……头?“谢谢!!有人愿意听我真的很开心啊!嘿嘿,我叫绿谷出久,你呢?”


“……轰。”


“啊,轰君吗?很高兴认识你哦!……唔,外面太阳好大诶,有点热……虽然有点风啦……轰君是自己在里面住吗?”


外面……是这样的吗?轰正视那个窗口,那里有个人……那个名叫绿谷出久的人,身上过渡的一层暖热的阳光,一头绿色的,可能很柔软的头发,听声音人应该很可爱……会带着笑。


外面……会是这样的吗?


不过,是这样又怎么样?轰扭过头,外面并不值得他期待。

“嗯。”


两边都没有了声音,外面没有离开的脚步声,轰闭上眼居然觉得自己身处屋外。

外面轻轻浅浅的风,还有温暖的阳光……还有什么?哦,还有一个唱歌非常好听的……人。

绿谷出久。


这是轰一辈子都没有想过会认识的名字,显得犹如罂粟一般有吸引力,也……让轰觉得很遥远。


可能是一辈子的距离?

因为自己不知道阳光啊,轰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想开窗。




想而已,他笑了。


“焦冻?”轰知道一直在照顾自己的姐姐来了。

“啊,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哦,”轰冬美笑了笑,把手里的食盒放在桌子上“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吗?”

她笑的很温柔……绿谷他也会笑的那么温柔吗?对自己……


“嗯。”轰不着痕迹的点点头。

“是吗?那真不错。”她打开食盒把两人份的食物摆放好“今天也是荞麦面哦。”

“嗯。”轰想了想刚刚自己少有的,与外人聊天的所有对话,他说“谢谢。”



轰冬美没有表现得多么意外,但是声音轻快了不少。


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,轰坐在桌子前,抓着笔认真的思考怎么形容那样的歌声——还有那么出乎意料的对话。


「或许今天是窗外风景改变的日子?」

轰看了几遍,把问号去掉了,接着写「那个名叫绿谷出久的人……有一头看起来很精神的绿色头发,挺喜欢动,因为我看到他的脑袋有摆动。」

他看了看,觉得不太满意似的,好像少形容了什么「绿谷很温柔,也很可爱。我不想让他看见这么丑恶的自己。」他把最后一句用力的划掉了。

「他是除了姐姐之后第一个说我温柔的人,绿谷唱歌很好听,」轰觉得自己卡住了,好不容易可以有事情可以写。

他努力的从自己为数不多的,知道怎么用的词汇里挑出来给绿谷的歌声写一个合适的形容。

他想不到。



「或许他的声音和阳光一样明亮,笑容和阳光一样温暖。或许……他的眼睛里会有星星。」

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写,于是他放下笔。


合上本子的时候,可以看到最角落的地方写着。

「绿谷出久。」


无论怎么样,轰最讨厌的就是关灯,关灯就好像会听到。

听到母亲被父亲暴打后半夜偷偷哭泣的声音,听到自己的悲鸣。

这次他没有听到那一些——今天他的梦里有了光,虽然不温暖,但足够明亮。

然后。

然后他听见了有人喊他“轰君。”


“轰君。”
就好像没有隔着一道墙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糯米包小声逼逼】

会有后续,来自一个梦……www,梦最后才写,因为写出来就剧透啦!

大家食用鱼块哦!!

【胜出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爆豪胜己

四生贺! @基了个石

基基生日快乐!!!

因为我垃圾不会弄可以按的链接

所以放在评论区√

有滑板车【高亮】

食用鱼块!!

【胜出】主食

傻屌文哦,不喜慎入哦!!

有车【偷偷打高亮】

给Eads的生贺!!  @Eads

abo设定,咔酱胡椒味信息素,出久胡辣汤味信息素。

祝大家食用鱼块!

【空白】

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,在八条街内极其有名的一对幼驯染。

你问为什么?

爆豪胜己,是个A,信息素的味道和人的性格一样冲,是胡椒味的。

另外一个绿谷出久,好像还没有分化——所以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!他做的胡辣汤非常美味。

这是爆豪胜己难得的一件不会说他废物的事情。

“啊……小胜来啦!”绿谷出久在厨房做着胡辣汤,爆豪进的厨房食欲已经被勾了出来“小胜今天还是要变态辣吗?”绿谷的眼睛带着笑意看向爆豪。

“啧——快点做好!”看到那双好像雨后树林一样的眼睛那样的看着自己,爆豪心里就没由来的感到烦躁。

废久这小子还没有分化?啧,真是废久,分化肯定是omega。

为爆豪胜己特制的变态辣胡辣汤绿谷出久已经非常熟悉——毕竟每天都要做,想想自己为什么开这家店也是神奇的遭遇。

自己的信息素居然是胡辣汤味的?神奇的味道……不过自己的幼驯染更加神奇……,居然是胡椒味的,呛鼻子。

这话当然不能在小胜的面前说,绿谷在心里偷偷吐槽。

然后自己因为自己的信息素开了这家店……也是非常神奇了吧。

“啊!”绿谷回过神“啊啊啊差点就糊了!”连忙把爆豪·ç‰¹çº§åœ°ç‹±è¾£·èƒ¡è¾£æ±¤ã€åˆ’掉】辣汤盛起来。

“小胜!你的地狱辣!那我先回去啦!……还有好多客人呢……要……”绿谷不自觉的开始用手指顶着嘴唇开始碎碎念,虽然意义不明但是这个习惯绿谷一直没改。

“废久。”爆豪胜己打断了绿谷的碎碎念“你还没分化第二性别?”爆豪的眼神里摆明了你要是撒谎我就杀了你。

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啊!!!绿谷在心里对着自己幼驯染吐槽,虽然表面上依旧没什么动作。

“啊……这个……诶……”还是不要说了“我还……”

“老板!我的胡辣汤还要多久啊!”

“啊啊!马上!!很快的请稍等一下!!!小胜我先去干活了啊!有事回头说!”绿谷出久简直就是落荒而逃——他不愿,也不想欺骗这个他一直追逐的人。

绿谷记得小时候爆豪带自己抓独角仙,领导者的气质那时候已经侧面流露出来……那时候绿谷就已经知道那么厉害的小胜一定是A吧。
可是自己呢?居然是个o。

绿谷晃晃头,告诉自己这都没有关系——至少还没分化就还可以看着他啊。
也没什么不好。

“三份胡辣汤!”

这样的生活也不错。

爆豪一直觉得废久是个o,看起来就很弱,而且长得也小。

但爆豪胜己就是希望废久是o,这样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标记废久,反正他那么废,自己就勉为其难……个屁,废久到现在都还没有分化,爆豪心里实在是有点急了。急得想跳脚,但爆豪的骄傲告诉他不可以和没有分化的绿谷表白。

爆豪胜己要面子。

爆豪越想越烦躁,越烦躁就越想【哔——】绿谷,吃完绿谷特制胡辣汤直接把筷子一砸,走了,走的潇潇洒洒。

然后他错过了马上可以【哔——】幼驯染的机会。

一名茶色短发的服务员看着他砸筷子走以后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“为什么小久会和一个A那么好啊……难道是伴侣??……唔……啊!小久这里收拾好了哦!”

爆豪胜己·ç§»åŠ¨çš„炸药·æš´è„¾æ°”回到家以后发现不太妥。

废久不还没把话说完吗?

爆豪心里的火气更加大了,废久居然敢这样无视老子??胆子大了吧?

爆豪胜己想打人。

他不光是想了,他还又去了一趟绿谷开的胡辣汤店。
店里人已经少了很多,绿谷在吃一些小食,大概是还没吃饭。

“喂,废久。”爆豪眼神凶恶,直勾勾的盯着绿谷出久,绿谷出久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,不得不仰起头看自己的幼驯染。

“小……小胜?”

“你还没说你有没有分化。”绿谷觉得自己脖子后的一块皮肤被盯得起了鸡皮疙瘩,悄悄的低下头不去看爆豪。

“小胜……我……”

“是个omega是吧。”

“!?”虽然说被吓到了,但也只是瞳孔微缩,好在已经低下了头,爆豪也看不到。

“喂,废久,你现在没有在做胡辣汤了吧?”爆豪好像闻到了胡辣汤的味道,还很近。

“诶?我这里大半天都有这种味道……嘛,散的很慢的……”

虽然店门大开……一看就知道很容易散味道。

这谎撒的慌慌张张。

“废久,你最好不要瞒着我。”爆豪胜己凶神恶煞的靠近。

啊啊啊小胜的胡椒味好呛啊好想打喷嚏……绿谷的眼睛都快憋红了。

差点就打出来了,那个喷嚏。

“啊!小久,材料快没了哦!……诶?小久……?”那个茶色短发的女生直接僵在原地。

“啊!丽日!嗯我们去买材料吧!啊小胜你……”

“啧,”这个大饼脸真TM碍事“一起去,那个大饼脸留下。”

“?诶!!小胜!我……”绿谷的话才刚到嘴边就被爆豪胜己的眼神吓得咽了回去,为什么自己的幼驯染有这样的一副恶人脸啊!!!绿谷被吓得不敢说话。

“走。”那眼神像是要杀人。

绿谷本来是很害怕的,他没找到时机吃忘记吃的抑制剂,还好菜市场里说不清的味道不少,绿谷也算是混过去了。

“啊,小胜!这边啊!”

“诶……对了小胜的变态辣用的辣椒粉……”

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东跑西跑,手里提着一大袋一大袋的东西。

“你平时都是这样买东西的?”

沉浸在挑菜氛围里的绿谷一时间被吓得手里拿着的海带都掉了。

“不是啊……今天可能是卖的比较多……早上都有新鲜进货的……”绿谷想了想“有车送过来的啦。”

“嘁,”爆豪嘁了一声,走过去拿绿谷手里的袋子。

“诶!小胜?”

“看起来不是挺多的么,”爆豪已经提了一大半,眼神逐渐变得奇怪。
“喂,废久,你身上有一股胡辣汤的味道……”

“?!啊这个应该是因为经常待在店里沾上的吧……没事啦我们走吧小胜”绿谷及时搬出了理由,抬腿就打算走。

“还用不着你来指使我,烦死人了!”

丽日御茶子只想打那个黄色榴莲头一顿,什么叫做大饼脸?然后就看到那个黄色榴莲头提着大袋大袋的东西走了进来。
后面还跟着提着一点东西的绿谷。

“啊,多谢小胜!”

“你TM别烦死人了!走了!”本来走到大门口的脚又被爆豪硬生生的收了回来“喂,废久。”

“小胜?”

“你这里,味道散的差不多了吧?”爆豪胜己近乎扭曲的笑容“你身上的胡辣汤味还真的是很明显啊,废久。”

为什么在菜市场,一个没有吃抑制剂omega不会被其他的A发现呢。

因为那个信息素的味道——可能是饭店里飘出来的啊。
爆豪胜己那时候也这么想。

现在他闻着的胡辣汤味道居然逐渐变得诱惑人,犯罪的心里在膨胀。

“喂。废久,你是omega。”

废久本来就应该是omega,可恶的废久居然不告诉自己。

真的是胆子肥了,得教训一下。

“喂,废久,你他妈胆子肥了??居然敢骗老子了?”手里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。

绿谷完全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快掉马,整个人都是懵的,傻愣愣的看着爆豪。

爆豪心里觉得这才对,废久的眼睛里就应该只有自己,于是他亲了过去,野蛮的在绿谷的嘴里高视阔步的窥探。

就好像理所当然的品尝自己的所有物。

丽日很机智的给他们让了地方。

干柴遇到烈火,胡椒遇到胡辣汤。

【链接链接】

https://shimo.im/docs/uC1wtCALPtQOoP8O

【End】

【高亮PS,手机党链接看评论哦!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啊啊对不起我写的太烂了
而且没有到7kQAQ

但我依旧想凑不要脸的艾特椅子

虽然迟到了一天,
但是!!!

我还是要说,
椅子生日快乐!!!!!!【开炮】【被打死】

【轰出】

咳……第一次开车Ummmmm

www链接走评论

R18

有兽化

文笔渣

祝大家食用鱼块!

那什么,各位请!】

听北:

今年3月3我就年满18了
立个flag:如果在生日之前能到7kfo,今年暑假我画个r级轰出本
来庆祝自己成年